金沙63娱乐平台·毛泽东、彭德怀致张学良信与西安事变

来源: 鸿运线上娱乐官网  阅读: 2224

[导读]张学良因而与共军佯装作战,以掩盖谈判实情。蒋抵达西安后,张学良与杨虎城两位将军竭力劝说蒋介石与共产党联手抗日,但蒋介石始终均不肯让步。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手下冲入蒋介石总部将其逮捕,西安事变由此展开。蒋介石连续两周被拘禁,而张学良与杨虎城则趁此机会要求共产党派遣代表前来西安共商国家前途命运。

金沙63娱乐平台·毛泽东、彭德怀致张学良信与西安事变

金沙63娱乐平台,收到朋友转来2013年3月美国纽约寄来的邦瀚斯拍卖公司拍卖图录,一批和西安事变有关的秘密文件在国外展示并高价拍出。 拍卖表明这组首次闻世的珍贵材料是海岚·里昂((hyland‘bud’lyon))先生收藏。

海岚·里昂先生曾做过特技演员、赛车选手及修车师。移居中国之前,他曾在洛杉矶近郊的柏班克(burbank)担任专业飞机维修师,随后在1934年因追随一名爱慕已久的女艺人搬往中国上海居住。到了中国之后,里昂先生成为中国航空公司(cnac)飞机技师,与当时身处中国的一小群美侨与外侨共同建立起中国的航空事业。来到中国一年之后,就在他正要放弃回国之时,东北军“少帅”张学良(亦是蒋介石身边最为信赖的一名将领)邀请他担任机械师与飞机副驾驶。在接下来的五年中,里昂先生便受托一直待在张学良及其家人身边,担任张学良的飞机驾驶、机械师与保镖等重要角色,与其共同度过了这段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混沌的时光。

从材料看,共产党得知张学良有意与共产党合作抗日后,毛泽东曾派遣周恩来、李克农等与之会面,对西安事变是积极支持、协助,利用西安事变,迫蒋抗日;材料也反映了:“蒋介石宁可与日军谈判,而不愿与共军谈判。” ;还反映张学良宁可自了也不愿与日军妥协的抗日决心。

毛泽东、彭德怀在亲笔签名信中迫切而诚恳地说到:“事急矣,时亦迫矣,万方多难,国势阽危,华北沦亡,民族疹瘁,执干戈以卫社稷谁为抗日之雄,息萁豆相煎之嫌,愿结同仇之谊,知足下家仇国耻,常思建白于国人,我们是断铁斩钉,坚决收复我东北,因风致意,不尽所怀,引领南天……”足表共产党面对国土丧失,心如火焚,事急矣,时亦迫矣!张学良在从西安飞住南京途中所写的告别书中说:“余不愿见亡国之事,愿自了,而使他事好了,并盼当国诸公良心上加以醒觉。”

这组首次闻世的珍贵材料是海岚·里昂((hyland‘bud’lyon))先生收藏。

海岚·里昂先生曾做过特技演员、赛车选手及修车师。移居中国之前,他曾在洛杉矶近郊的柏班克(burbank)担任专业飞机维修师,随后在1934年因追随一名爱慕已久的女艺人搬往中国上海居住。到了中国之后,里昂先生成为中国航空公司(cnac)飞机技师,与当时身处中国的一小群美侨与外侨共同建立起中国的航空事业。来到中国一年之后,就在他正要放弃回国之时,东北军“少帅”张学良(亦是蒋介石身边最为信赖的一名将领)邀请他担任机械师与飞机副驾驶。在接下来的五年中,里昂先生便受托一直待在张学良及其家人身边,担任张学良的飞机驾驶、机械师与保镖等重要角色,与其共同度过了这段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混沌的时光。

张学良的父亲是奉系军阀领袖张作霖(1875-1928),曾与蒋介石的国民军对抗,后遭日本军阀关东军暗杀。张学良年少玩世不恭,但在父亲遇刺后一改前非,与蒋介石合作抵日抗俄,致力于中国的统一大业。

一九三六年四月,张学良背着蒋介石与周恩来谈判,希望结束国共敌对状态。张学良当时虽然一直希望凑成国共合作,能够停止内斗并共同抗日,但却向中国共产党清楚表明国民军应由蒋介石全权掌控,而任何的停战协议也必须得到蒋介石的同意才能签署。然而问题在于蒋介石仇共远远大于仇日,认为日本事小,共产党才是心腹之患。

几个月下来,张学良在剿共方面毫无进展,使得蒋介石先是恼怒,并开始怀疑张学良的忠诚。张学良因而与共军佯装作战,以掩盖谈判实情。一九三六年十月,蒋介石突然亲率部队大力加强剿共,并且又在绥西战役中打败日军,使得国军抗日士气大振。该年十二月,蒋介石飞抵西安亲自领军剿共,同时也是测试张学良部队的忠诚。蒋抵达西安后,张学良与杨虎城两位将军竭力劝说蒋介石与共产党联手抗日,但蒋介石始终均不肯让步。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手下冲入蒋介石总部将其逮捕,西安事变由此展开。

西安事变在当时被定调为张学良背党叛国事件,然而或许应该视为迫使蒋介石上谈判桌的一种手法。蒋介石连续两周被拘禁,而张学良与杨虎城则趁此机会要求共产党派遣代表前来西安共商国家前途命运。蒋介石直到生命与自由遭到严重威胁之际才愿意上谈判桌。

十二月十七日,共产党派遣周恩来等人前来西安协商,但谈判未果。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宋美龄及其兄宋子文抵达西安继续协商,直到十二月二十四日才达成协议。当时蒋介石并未签署任何协议书,但国共敌对状态立即冰释,以便能够协力抗日。

蒋介石被释放后,张学良立即被逮捕,并送军法审判,结果判十年有期徒刑,但最终以软禁形式度过终生,直到1989年才被释放。西安事变过后不久,张学良托里昂先生担任张妻赵一荻与幼子张闾琳的贴身侍卫。接下来的五年,张学良在上海服刑,而里昂先生协助赵一荻母子处理重要家务,并驾驶飞机带她们四处奔走。里昂先生在一九四一年离开了中国,带着装载个人文件与相片的六大行李箱以及受张家所托储存私密物件的保险箱回到了洛杉矶。

毛泽东、彭德怀写给张学良将军亲笔信

汉卿将军足下:

顷晤少卿团长,欣悉足下与鼎方兄等,对抗日救国的血诚,始终不懈,始终不为环境所转移,对抗日红军,不仅无继续阻扰企图,且愿给以实际帮助,此中华民族的幸运,亦兄等千秋万代的伟业。

今日之事,已非日本应不应该给予打击和抵抗的问题,亦非东北健儿有没有抗日的勇气和决心的问题,而是在决心抗日救国的基础上,以冷静至诚的态度,精审周到的精神,来同谋抗日救国的策略和步骤的问题。

因此,特派本方面军总政治部李克农同志,传达微忱并提出下列问题以资讨论。

一.从本月十六日起,我军即下令撤出甘泉肤施之围,双方停止敌对行动,同谋抗日。

二.目前各就原防,作抗日的一切准备。

三. 各派全权代表商定停战办法,以及抗日的作战协定,时间地点再商定。

四.我们提议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汉卿兄有何意见?

五.在抗日问题上东北军可能采取的最低限度的步骤,这一步骤,不论是积极的,或是消极的,汉卿兄有何意见?

当就上述诸端,只是初步的协商,仍望足下坚定其与日本不共戴天之誓,深切的了解红军抗日之诚,达到在抗日联军战线上,共同奋斗!

事急矣,时亦迫矣,万方多难,国势阽危,华北沦亡,民族疹瘁,执干戈以卫社稷谁为抗日之雄,息萁豆相煎之嫌,愿结同仇之谊,知足下家仇国耻,常思建白于国人,我们是断铁斩钉,坚决收复我东北,因风致意,不尽所怀,引领南天,谨候明教,敬致 勋祺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

司令员 彭德怀

政治委员 毛泽东

(毛泽东(1893-1976)、彭德怀(1898-1974)书信)

带有毛、彭两人签名盖印之书信,共三页纸,8vo尺寸,日期不详(但估计为一九三六年四月),书写地点不详。收信人为张学良(汉卿将军),粉红色薄纸张有些许纵向及横向折痕,轻微褪色。第一页左上角缺3/4寸,损及称谓部分。第二页及第三页左上角有破洞。

此封由毛泽东与彭德怀分别以红军领袖与红军军委身份共同署名的书信,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与张学良书面联络之信笺,亦可能是双方首次交通往来的文件。书信开场,毛泽东赞扬“少卿团长”对抗日救国的血诚始终不懈,继而提议双方合作,执干戈以卫社稷,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

得知张学良有意与共产党合作抗日后,毛泽东曾派遣周恩来与李克农于一九三六年四月九日与之相会。此信很可能是当时递交至张学良手中的。

(中共写给张学良手书)

亲笔信,作者不详,末有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人代名。共六页,8vo尺寸,书写地点不详。日期为一九三六年八月九日。收信人为张学良,信中共列十八点,说明如何劝蒋介石与共军合作。内文以蓝色墨水书写,并有黑笔修改痕迹。纸薄,有轻微折痕、褪色,末二页有回纹针污迹。

此长篇秘密信函乃由中国共产党递交给张学良,文中详述未来三个月之作战计划,并写有重要共产党与国民党特务之秘密代名。信函由毛泽东、周恩来及另二位重要共产党干部署名。信中首先描述共产党之主要作战策略,亦即先在张学良军队的合作下占领兰州,继而出兵绥远抵抗日军。文中表示,此计划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趁蒋介石忙于弭平两广事变(或可视为西安事变之前哨)之际进行。信中强调,一旦任务成功,蒋介石将别无选择,被逼得与红军共同抗日。

信中亦劝张学良小心身边人物,只与亲信往来,并务必远离南京,以防蒋介石加害其身。文末请张学良不吝赐教,并向革命抗日致敬。文件之第六页为特务代名清单(至八月十五日有效)其中包含重要国民党、共产党及苏联特务之代名。

(张群(1889-1990)信函)

亲笔信(或代笔信),共三页,4to尺寸。一九三六年九月至十二月初书于南京。收信人为蒋介石,内容提及中日谈判。蓝色信纸,边缘有折痕,并由轻微褪色。原信封写有机密字样,封口盖有小缺口,并微微翘起。

张群(1889-1990)曾于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七年出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他在此信中表示,接获驻日大使许世英(1873-1964)传来电报,说明日方有意愿重启谈判,但又担心张学良此际投效抗日势力。许世英亦表示,日方担心抗日事件与日俱增,要求蒋介石展现决心,管好属下,弭平抗日势力。张群于信末表示,这可能是日方的最后通牒。

这封写给蒋介石的信最终落到了张学良的手中——是蒋介石交给了张学良还是张学良从中拦截我们不得而知。但重要的是,张学良从中得知蒋介石宁可与日军谈判,而不愿与共军谈判。

(毛泽东(1893-1976)签名的手抄文件)

手抄文件,署名红军代表,并盖有印章。共二页,8vo尺寸,日期为一九三六年十月至十二月间,书写地点不详。此《抗日救国协定》原准备交予张学良签名,但终未能签成。有轻微褶皱与褪色,四角折损,上缘有回纹针留下之污迹与穿孔。第二页为副本,与正本几乎完全相同,并同样有毛泽东签章。两份文件保存状态类似。

国共《抗日救国协定》两份。继张学良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多次协商后,由毛泽东亲自拟定并签署此国共“抗日救国协定”。文件开头明列协议之目标,亦即对日本武装抗战、保卫中国、收复失地;实现抗日联合阵线、建立中华民主共和国。毛泽东本希望张学良以东北军统帅身份签署此文件,然而张学良却在西安事变期间将文件交由蒋介石签署。国共最终未能签署抗日救国协定,然而张学良囚禁蒋介石十二天后,国共双方也确实同意共同抗日,并且释放在抗日活动中被捕的人士。

(张学良(1901-2001)手书)

亲笔签名信,共五枚签名,共八页,16mo尺寸,书写地点不详。日期为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一月六日。置于红色小皮套内,磨损极轻微。“少帅”张学良由西安飞往南京途中所写之告别信。

张学良十二月二十五日将蒋介石释放后,选择与蒋介石一同返回南京。抵达南京后,蒋介石立即下令将张学良逮捕,以军法审判。张学良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但最终以软禁形式度过终生。

本文件为张学良寄给亲友及全中国人民的一系列诉求,文中表示宁可自尽也不愿意接受屈辱。

文件第一部分的大意如下:余诚意救国,到现在反成为误国。平生以信义自诩,不期有今日。余最痛心者,为日本小鬼所快意。余不愿见亡国之事,愿自了,而使他事好了,并盼当国诸公良心上加以醒觉。介公方面,余已再三陈之矣。想介公聪慧过人,乞再察良言,良为三叩首矣。

张学良叮嘱家人部分概略转述如下:兄(父)生性直鲁,救国有心,为事之计,西北端起,非余所初计。余只身来京,期了去,以救国家身,勿日本帝国主义所快,不期有今日,余不愿留求一身,而使事变,更生枝节,余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余当负其责也,愿张氏子孙为国为家,同日本不共戴天之仇,愿事事勿忘,传弟、妹、子、侄、女、甥、儿全体。

文件末尾则是向宋子文、詹姆士·奥德(jimmy elder)、谭恩波将军及另两人交代张家财产的分配。

原载《北青报》作者 王金昌

综合消息:中阿博览会为深化双方务实合作发挥积极作用——阿拉伯国家各界人士积极评价习近平主席向第四届中